冷仔仔的阿佐佐

囤货地,良颜本命,沉迷金光…不会画画

【良颜ABO 架空 福利向】理论派x的指导 序+1

序章

房间里的温度和水分被主人调节得很舒适,不知名的冷清气息若隐若现。橙色的光线柔和的落下,映照在雪白的墙上散发着某种亲和力。巨大的落地窗外雾气缓慢靠拢,凝结成一滴滴晶莹的水珠顺着玻璃的弧度滚落。这恰恰是颜路难以忍受的。随着喘息起伏的背脊,身下的冰凉绒被逐渐点燃。不知是谁将那即将滑向眼眸的汗水拭去,冰凉的触感并没有给他缓解一丁点被燃尽的感觉。几乎是迫不急的,颜路拉过那只骨节分明的手难以自持的舔了一口。那只手微微的抖了抖,将手指粘上的唾液抹在干热的红唇上。随即挣开了颜路捏得死紧的手,向后退了一步。颜路无力的撑着身下的床,微张着嘴喘息,努力仰视着这个抛开他的模糊人影。

颜路是愤怒的,说不清是对自己愤怒还是对面前这个男人。丧失了抑制剂庇护,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欲望,更无法掌握自己的身体。多年来一道道锁起的禁制被空气中强烈的荷尔蒙从里到外清洗。他一时间分不清自己与禽兽有何分别。但凡颜路能有丁点说话的力气,他一定会让这个人有多远滚多远。无论是谁都好,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至少不要在这一刻。而此时的颜路只能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让呻吟溢出。他用带着巨大恨意的眼神瞪着床前的站立着的人,企图吓退他的敌人。汗水顺着他的脸颊勾勒出好看的弧线,点点落在白衬衣上将其变得透明。他却无法在意这些。肚子里仿佛住了只小怪物,狰狞地张大了嘴,一点点把他的内脏咬碎下咽却还是饥饿。站在床前良久的人仿佛不把他的纠结和痛苦放在眼里,悄无声息的靠近。一瞬间绝望的情绪在颜路脑海里翻滚。就在他握着颜路脚裸的时候,颜路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另一只脚狠狠踹在那人的肋骨上,毫无防备的人不由得闷闷的哼了一声。

仿佛生气了似的,环在脚裸上冰凉的手指不带一丝留恋的分开。急于挽留的颜路恍惚间只摸到了一片衣角。他脱力的深陷在柔软的被单里,疼苦得想把自己埋起来。

厚重的窗帘将窗外的世界隔绝,床垫一沉颜路被报复性的死死压住。他难受的想要把人推开却只抓住了一缕缕绸缎般的长发。它们柔顺的躺在他的掌心,散发着温柔的光芒。仿佛耳边蜂蜜般令人心生喜悦的甜美声音。

“……嘘,只是一场梦……放轻松……”

这么说着,亲了亲他的脸蛋。他靠的如此近,一低头就能数清楚有多少根睫毛。而颜路也真的伸出手点了点那长长的睫毛。睫毛轻轻抬起,仿佛孕育着夜明珠的扇贝,华美的光泽落在眼里。将那调皮的手指抓来一根根品尝。颜路看着因舔咽而滑动的喉结,扯着手掌中的长发将人拉近,对准脖子咬了过去。尖锐的牙齿急躁的划过喉结、动脉留下一串湿漉漉的痕迹和咬痕。那人却不为所动的将衬衫上的纽扣一颗颗解开。就像是最有趣的游戏,每每解开一颗扣子都在那片裸露的肌肤逗留许久。又一颗扣子被慢条斯理的松开,突然就坏心的用力按了一下肚脐眼。颜路惊吓又急促的叫了一声,撑得紧紧的西裤上一滩滩水迹。随着那一声尖叫,他好像失去了生命力般,躺在被窝里一动也不动。

一瞬间清醒又迷失了自我的颜路闪过一个念头……杀了他算了。

释放过后,裤子轻而易举就被脱了下来。温热的气息喷在两腿之间,颜路随着那处柔软的毛发一起害怕的抖了抖。唇红齿白,一口一口的把他吞掉。他想抓住些什么,慌乱的摸索不慎将长发扯断了好几根。导致那人小小的咬了他一口,委屈得眼泪都要掉下来。安抚似的那人转移目标亲了亲颜路的嘴角,残留下些许腥气。温度还未转凉,颜路便紧紧环住了那人劲瘦的腰。明确的传达他内心的真正渴望。那人一顿,颜路却不打算再给他人任何思考的时间,严实吻了上去。冷冷的甜味和腥气在二人之间交换,利齿下的柔软唇瓣好似只要他再用力一些,那红艳的表层就会被划破。 开启糖果的包装纸一般将唇瓣撬开,舔舐着刚才咬了他的那颗尖牙……

1.访客

“…只是一场梦…”

阳光长久的停留迫使颜路不情愿的睁开了眼,花了几分钟适应刺眼的光线。还是没能够适应得了这陌生房间的摆设。呆愣了一下,便咬着牙将昨天发生的记忆一波波的找了回来。有好几个瞬间他都红着脸纠结于究竟是自裁还是杀了这连名字都叫不出的alpha。所幸的是,这间他一分钟也呆不下去的卧房被收拾得什么痕迹都没留下。那个人更是识相的没有让他一睁眼就瞧见。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衬衫,隐约可以嗅到阳光的味道。表面上看来简直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是这一身酸疼的肌肉,令他无法自欺欺人。突然失效的抑制剂,还有让人失去理智的发情期都让颜路十分费解。

“Omega的本能你永远也无法逃避。”

这时的他脑海里止不住的回放这句话,还有那种使人生厌的怜悯语调。不费什么力气就想明白了促成今天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卫庄,这个让人无可奈何的男人。大概是腻味了近两个月双方近乎静止的关系,才佯作关心的提出让他找个保密性高的心理医生。而他一时间竟也动摇了,可笑的是他竟然有超过一秒钟的时间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些问题是能通过生个孩子来解决的。这个认知让颜路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颜路出神的望向房间里那扇连接着外面的门,许久才记起他来这里的真正原因。因为他感到烦躁。有这么一点不太像自己?可是他也不太看得清自己的本性,又怎么去诠释众人口中的自己?门外大概连着一条不长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客厅……吧。颜路揉了揉头发,记不清楚了。他嘲弄的扯了扯嘴角,他昨天在一个陌生的房子里和一个连脸和姓名都记不清的alpha求欢了呢,还未遂。这一切荒唐事件的起源就因为他心头微不足道的烦躁?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一丝不苟的将衬衣纽扣扣严。

怕被思想绊住,颜路一气呵成的打开了未上锁的房门,三两步跨完了走廊。现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可怕。

客厅不是很宽敞却很明亮,清凉的微风不断从敞开的窗户灌进来。大概是没有什么访客的原因,壁炉前只有两张单人沙发,沙发之间的矮脚桌上随意的堆着一摞书和几颗水果糖。客厅里角落里用屏风隔出一个工作台,那个alpha此刻正认真的埋头在案桌上写着些什么。安静又平和的模样几乎让人以为他是beta。但不久前才亲身体会过强烈荷尔蒙的颜路深知这只是个温和的假象。这个认真写作的alpha绝不是什么医生,更何况他清楚地知道这个世界上能胜任医生这个职业alpha屈指可数。毕竟医生守则里明令禁止医护人员对救治方产生任何情欲。一定又是卫庄,颜路内心暗暗决定要让这个人与自己的势力范围坚决划清界限。

随着风呼吸的频率alpha随意扎在脑后的长发也轻微摆动,阳光赐予发尖一抹金色的光芒。颜路站在走道和客厅的交界处,默默打量着这个人。他的额头被凌乱的流海遮去些许,几日不曾打理的胡子乱糟糟爬满了下颚。嘴唇却像是破晓时分娇艳蔷薇上的露珠。怪异的组合让人无法判断出他的原本模样。唯一看得清楚的眼睛,当他瞧着你的时候总能让人不自觉的弯了嘴角,或者红了脸。就像现在。认真写作的alpha注意到他的存在,微笑的眼睛泛着天真的光彩专注的看着他。多年的训练使得颜路已经不会像小时候那样动不动就红透了脸,无法被驯服的耳朵却还是染红了一角。

啪嗒一声,alpha将手中的钢笔收进笔帽。颜路飞快的眨了眨眼睛,简短而有礼的说:“善良的先生,万分感激您昨日的款待。日安。”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公寓,还不忘轻手轻脚的将门带上。独留张良撑着下巴沐浴在傍晚的夕阳下。

腿挺长。张良弯起嘴角,不知又在思量些什么。

tbc


评论(2)
热度(13)

© 冷仔仔的阿佐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