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仔仔的阿佐佐

我这么懒…你就不要喜欢我了

【曲未终了时】4.镜湖水下机关塚[接N年前【喂]

可他这人一向是矜持有礼的,即便是身心上皆有不适。动了动那嗓子,虽然干涩但声音听起来仍旧悦耳:“大恩不言谢,在下……颜路。不知道兄台和这位小姐作何称呼。”

张良还未说话,高月就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学着颜路的文绉绉语调的说:“这位大哥哥,我可不是什么小姐不小姐呢,只是个小丫鬟罢了。这位兄台虽然是个老爷。不过呢我们主仆二人出门在外,我负责照顾老爷的饮食起居,老爷负责保护丫鬟的人身安全。大哥哥你救了小丫鬟我,老爷再救了大哥哥你。算是互相帮助,不用说这个恩那个恩的了。哦,对了,我叫高月。”

颜路听她这么绕来绕去的竟然还是听懂了她的意思,看高月一个小姑娘弯弯肠子那么多并不觉得诡诈只觉得非常可爱。只得微微一笑。

张良一拍高月的脑瓜子笑骂道:“鬼丫头。”他自然是明白高月的意思,这丫头倒是不怕应付这些虚礼。只是不乐意看到他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尿性,唉这都是习惯使然。他们三人也算是共患难一场,目前被绑在这鬼地方一时半会也是不宜分开。还不晓得要撞见什么牛头马面呢。你谢我一句,我再谢你一句想想也挺腻人的。也不说破,直接报了家门。只不过他断不会说出自己的真名,只是称呼自己为张子房。

月儿又给颜路检查了一番身体,张良见没他什么事又转身出去探路去了。这两天来他一直不敢走太远,虽然心中有诸多猜测但是一直没有机会验证。这下病人醒了,他倒是一点也闲不住四处打探起来。疾走片刻终于来到一片极为宽敞的地方,能通过的地方也很是显眼。黑漆漆深不见底的断层中间唯有一座粗糙打造的石桥。这桥极长断不能以轻功借力略过的,更别说头顶高悬着一枚枚锋利的钟乳石,仿佛一阵风刮过,桥上的人就要被戳成藕饼状。虽说张良极擅此道,可这毕竟是传说中神秘的机关城,光是这点便让他多了一丝防备和疑虑。他也不急着一个人做决定,沿着来时的标记原路返还了。

本是打算顺带去水潭取些水,没想到大老远的竟是意外收获了美人沐浴的背影。颜路赤裸着身子背对着他站在大腿深的水潭里,仰着头吞咽那从石头缝中滴落的水珠。更有一些水滴顺着披散的黑发流到身子上的……唔。

这么一晃神,饶是月儿踱到身旁也没察觉。

“少爷我方才远远瞧着你的背影正想要提醒你,免得尴尬。没想到你,哎呀,不雅实在是不雅。”

张良眯着眼睛,目不斜视盯着美人的背影,一本正经回答:“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皮相皆是虚幻之物。你这个小姑娘可是肤浅得很啊。”

月儿不开心的撅着嘴怨道:“反正我说不过你。即便这皮相是空的,可这男美人和女美人,男丑人和女丑人可是有分别的,这一准没错。”

这话说得明白,可那张良是只滑不溜丢的泥鳅总顾左右而言他:“就是因为是个男美人,我才要好好打量一番。男子汉身上有点味宁可忍着被焚烧的痛也要洗干净,那也太讲究了。这么说来这个美人倒是很有趣嘛,多看几眼好好研究。”

高月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少爷你将那降温的功劳推到鱼的身上,男孩子之间本来摸一下又不会怎么样。这么有趣的美人儿,应当多摸几下好好研究。”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在石柱后面抬起杆来,却不知这些话听在颜路耳中让他着实觉得好气又好笑。他故意撩了一下潭水,那两人果然不说话了。

tbc


评论(4)
热度(2)

© 冷仔仔的阿佐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