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仔仔的阿佐佐

我这么懒…你就不要喜欢我了

【曲未终了时】5. 遇袭

主仆二人不敢再作死,夹着尾巴一前一后的溜走了。

可惜这点宁静没有维持太久,遇袭时分,颜路一瞬间扬手击飞的水花让大部分袭来的暗器偏离了轨道,几枚漏网的在他身体上割开细微的血口。几滴血散在水里很快就不见踪迹。颜路迅速捞起扔在一旁的衣物也顾不得湿,只是胡乱的将单衣往身上一绑。至少在心理上,勉强有一层防御。颜路绷紧着神经,不动声色的审视着空无一人的四周。方才就在他捞起衣服的同时,他将水中那些扫落的暗器回收,悄悄捏在指缝里。那些暗器没有一个的大小重量是统一的,就手感来看竟是一些胡乱捡的石子,

方才就暗器飞射而来的角度,偷袭他的人头似乎还有些小巧。他暗自算计着偷袭他的那人非厉害角色,不过是仗着对环境的熟悉和他的不备有恃无恐的来偷袭,不巧的是他的佩剑还在张子房那。而他沐浴之前并未检查出这个小洞穴里有任何的机关暗道,这里定是有他无法窥破的障眼法。这点则让他感觉有些不妙。

颜路略一蹙眉便有了个主意。谅偷袭那人的微末功夫也不会在他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故技重施。索性出去寻了另外两人。果不其然那两缺心眼正在架柴烤鱼,为是否多撒一点胡椒粉而闹个不停。

高月拿着防潮纸包着的胡椒粉要往鱼肉上撒,一边苦口婆心的说道:“这鱼肉所属寒性食品,加点胡椒温和寒气。”

而张良则一点都不害臊的捉着小姑娘的手不让她撒:“我就不喜欢那个呛人的味,不准放。”

高月恨不得叫一声哎呦喂:“张大爷您可真丢死人了,多大了还挑食呢。这胡椒还必须得放咯。”

这厢正闹着,一粒石子嗖的一下将烤鱼的树枝架给射断了。香焦肥鱼啪的一下落进了柴火堆里,火星子张狂的飞起却连火架旁二人的衣角都没摸着。张良高月二人敏捷的跳到安全地带,还未站稳又一粒石子掷向张良,张良看了眼连发暗器的人不知怎么的顿了几秒,脸皮上刹时冒出几滴血珠子。

摸不着头脑的二人定睛看向颜路,只见他阴沉着面孔极其不悦的张嘴唾弃道:“无耻好色之徒,带着个小姑娘竟还做出这等窥人隐私之事。固然救我一命,却不见得颜某就任由你们欺侮了去。之前高月姑娘说我们互救对方一命,可谓两不相欠。你还算得上知礼义廉耻的。奉劝姑娘一句,莫要再和这般狂浪之人有任何瓜葛。”没想到说至最后竟是一番劝高月改邪归正的言论。

果然高月立马就炸了:“无耻好色之徒?!适才在那水潭里兄台可有好好瞧瞧你那番尊容。小丫头我世面见得少,却也见不到你这等自视甚高,误以为自己貌若天仙的假清高!”

张良果断打断她,呵斥到:“月儿你这么说未免也太放肆了,这之间必定有什么误会。”

“少爷你!人家百般诬赖你,你还急着倒贴呢!气死我了!”红着眼睛,也不知是气的还是伤的。也不管张良阻止,头也不回的就往外跑。

颜路冷眼看着这一切,冷哼着收回剑扭头便往反方向走:“就此别过。”

独留张良一人在原地唉声叹气。要不要一个两个都这么入戏啊。

想必是他们提腿走人后,颜路遭遇了一场偷袭。可看他没什么大伤,只是锁骨处有一小道泛红的割痕。而他拾剑的时候特意露的小臂上也有切口相似的割痕。便得知对方并不是有组织性的攻击。想到这里张良颇苦恼的摸了摸脸上的伤口,就算怀疑他易容也不用拿石子飞他啊。那人仗着对此处的熟悉,躲在暗处嗖嗖的放冷箭。可仗着这地利竟是这种掉价的暗杀水平,小孩子过家家么。他便几乎可以认定这人也是个外来者,只不过运气极好的得知窥破了机关城的一部分秘密。否则以机关城的机关术,他们三这病、伤、幼全占的阵容真要栽跟头。

颜路之举明摆着是想让他们三个分开行动,与其玩作那猫捉老鼠的猎物,倒不如趁早在对方还没摸清他们之前,先将那很可能还未离去的偷袭者引出。而他们三人中独自行动时,最容易遇袭的就是高月,此次是一身伤的颜路。而看上去最健壮的他,此时借着错落无序的岩体掩饰身影等在原地。只待高月颜路二人给他信号,来个两面夹击。

不料,一团子黑影竟是谁也看不上。也不知道从岩石的哪个夹层里冒出来,左顾右盼确认情况。看起来整个猴样。蹑手蹑脚的去捡掉入柴火堆里的烤鱼。

啧啧,想多了。张良一甩袖子,快如鬼魅的向那黑影掠去。

tbc


评论(6)
热度(4)

© 冷仔仔的阿佐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