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仔仔的阿佐佐

囤货地,良颜本命,沉迷金光…不会画画

【曲未终了时】7. 墨家

两少年还没高兴太久,就见张良挥了挥手示意高月不要在喂给他们食物,显然并不想让两个小子吃得太饱。天明极为不甘的狠狠咬了几口空气,仿佛空气中残留的鱼香味还能让他有果腹的感觉。紫衣少年显然意犹未尽,可脸上却收敛得多。

还未等张良发话,他便先发制人向颜路说:“前辈做个交易吧。”

张良冲颜路意味深长勾了勾嘴角。

颜路瞥了眼张良,见他并未出言阻止。 抿了抿嘴唇问到:“还不知两位少侠如何称呼?”

“……”紫衣少年一愣,顿时有些窘:“晚辈子羽,他是我弟弟子明。前辈们和这位……女侠又当如何称呼?”

颜路哦了一声,自称子路。还说张良是他师弟唤作子房。听上去无比敷衍。一时间子羽分辨不清究竟是面前的年轻男人更有实力还是看似狡猾的中年男子更有实力。暗道自己难不成是看错人了。张良顿时无语,难不成现下江湖上都流行排子字辈的了?

子羽等了半响,又见颜路只是温和的看向他并不打算接话。他只得喃喃解释起事情的起源。

子明和子羽二人自幼便与长辈隐住于镜湖之畔的墨家村。墨家机关城一词也只在村中长辈们口中出现过,那是一段落没的辉煌:世之显学,儒墨也① 短短七字,仿佛有闪耀着智慧光芒的火花激烈碰撞着膨胀着。贤士挣扎着触摸黑夜中的不可知,刀光剑影中飞溅出点滴墨汁,在绢帛上洒落不可退转的印记。正是‘天下皆白,唯我独黑’。而这些结晶融合在一砖一瓦中,造就了墨家机关城。

奈何骄阳终有落幕时,更何况人间沧海一粟。然而它的陨落只是默默藏出了人们视线之外,谁能知晓它竟就在每日戏耍的镜湖之下,犹如蛰伏在黑暗中等待再次展翅的赤乌。所谓天志。

少年们终日在族人的督促下学习机关术数,墨家思想经典。闲暇之余便在镜湖上垂钓嬉戏。这天与往日并没有任何不同,微风携着暖阳,子明和子羽约定在镜湖之上泛舟。不知怎么的,两个人接连在这样舒适的环境下都昏睡于舟中,直至黄昏。巨大的落日与往日略有不同,两人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不似趋于平静走向黑夜的洒脱,金红的触手不屈揪着天地之间的缝隙。两少年懵懂之间皆是下意识不敢多看。担心晚归会被家长责骂的烦恼暂时压制了内心的震慑。只是当他们匆匆赶回家后,墨家村里的所有活物都消失了。

昔日象征着美食果腹的炊烟袅袅直上,扭曲的爪牙模糊着夕阳。院落的柴扉打开,傍晚的光线虚弱得被挡在墙外。熟悉的砖瓦越是久视越是陌生。少羽就在踏入墨家村的一瞬间,感觉到了不妥。直至站于家门他才惊觉,是声音。村中没一有半点声音,不见虫鸣,不见风吹,更不见芦花老母鸡与身后一串紧跟的鸡崽子路过。只有胸腔里的那颗心渐渐地加快了。

 “我们寻遍村落,却一个人也没发现!更奇怪的是没有任何打斗痕迹。好像每个人做事情做到一半便……凭空消失了。”

少年的眼眶因激动而发红,双拳紧握好似要与敌人同归于尽。可惜张良只是微笑着摇头。

“呵,好故事。”

“你们不信?我和子明小命都拽在你们手里,还有何说谎的必要?”

“如果你们口中没有半点虚言,你们又怎么找到这墨家机关城的?”

颜路温和的打断他们越发激动的言语问到。

“当时我们在屋中等到深夜,一直不敢乱走。深怕族人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临时出走。”说到这里子羽露出一个自欺欺人的苦笑。

夜幕降临,两人点起屋中的烛台。烛火高涨,夜影随着微风中的烛光轻摇摆动。等了许久的少年们在紧张饥渴后渐渐涌起一丝困意。一阵阴嗖嗖的过堂风刮过,阴影之中竟多了个纤细玲珑的映在墙上。手臂处还挂着两条飘逸的披帛,一个女人的影子。

 “是一个蒙着眼纱的怪女人!”子明抢白道。

说到这里,张良微微皱着眉向颜路投去询问的眼神。颜路微不可闻的点了点头。张良一惊,难道是……接着又疑惑的看向颜路。颜路报以一个和煦的微笑表示:“倘若真是阴阳家两大护法之一。在下只是颗微不足道的棋子,护法大人定不会将在下放在眼里。子房不必担心会被连累。”

只见张良挑眉一笑:“怎么会,子房只是觉得师兄好不容易才逃脱师门追捕,这么快又碰上。这实在是有点可惜。是吧师兄。”他一字一顿的咬着师兄这几个字眼,让颜路有说不出来的心惊肉跳,却又说不上来究竟怕了他什么。

“什么逃脱又追捕的。听上去像戏文里说的私奔似的。”子明那小子在一旁嘀嘀咕咕的,子羽紧张的一抓他,急着堵他的嘴小声道:“小子,私奔可不是这么乱用的!”接着又说:“就因为等了太久没见过一个人影,我们以为跟着她会得到些头绪。所以才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这机关城中。”

张良叹着气摇了摇头:“终究是年轻。”

两少年面露愧色,咬牙切齿道:“你说的不错,以那女子的身手,捏死我们简直易如反掌。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法子让族人都消失了,更是诱着我们到墨家禁地里去为她拿东西。若不是碰上了她也解不开的机关,我们又正好发现了密道,我们根本无法逃出她的五指山。”

颜路抚着下巴沉吟道:“这未免过于巧合了。”

两人顿时浮现出委屈的神色:“这,我们确实没办法解释。”

“暂且就算你们没说谎,你们既已成功出逃,为何还在此地逗留?”张良又抛出另一个疑问。

“那是因为……她给我们下了咒印!”


tbc

【小剧场】:

张良:张子房不是化名好吗!亏大了!

颜路:子路也是真的。

张良:真的吗!笑

颜路:上辈子。

张良:……你在敷衍我吗。

颜路:恩 (*≧▽≦*)

子明:他俩眉来眼去的真是太不要脸了。


①《韩非子·显学》

好久没更新……先投喂一枚短小君=。= 作为一个悬疑爱好者就打算停在这了。咳咳><  作为没有大纲的懒人,虽然机关城地图的结局已经写好了。但是各种互相祸害互相猜忌还是要慢慢想。_(:з」∠)_ 愚蠢的我觉得能表达张良智商和颜路仁慈的路线大概是不停陷入各种陷阱和谜团。初衷是写一个轻松的武侠故事,貌似又偏题了。

评论(5)
热度(6)

© 冷仔仔的阿佐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