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仔仔的阿佐佐

囤货地,良颜本命,沉迷金光…不会画画

【良颜】段子

整理一下撸过的微段子,挖微博挖了半天挖不到呢o(╯□╰)o

#良颜愚人节#张良正打算提醒颜路愚人节也许会被学生整蛊。没想到推开房门一看, 颜路下身居然拖着长长的鱼尾,海藻般的长发披在肩上!╭(°A°`)╮张良抽了抽鼻子深深怀疑自己发梦了。…只见颜路一脸兴奋的对张良说:“子房,鱼人节快乐!” ヽ(〃∀〃)ノ

#良颜GV现场# 张良扯着颜路的衬衫,手指一寸寸的摸上去。手指下的肌肤随着他的触碰一跳一跳的。他浅笑着问他怕不怕。不想颜路拉过他的作乱手腕,红着脸轻轻舔了一口。红艳的舌头挑拨着神经,张良粗暴地将地板上的人拉起,用尖牙惩罚他的大胆。- ‘卡!下一场!’ 张良眯了眯情欲的眼睛,这一场还没完呢。

#良颜##乡村爱情故事#破晓时分,黑夜与晨光之间渺渺炊烟已然飘起。尽管身体疲倦,颜路还是被生物钟精准唤醒。映入眼帘的陌生卧房让他有一瞬间的失神,剪成双喜的窗花,指尖下压着枕边人残留的温度……恩?张良推开了房门,手里端着一碗红糖水和两个红皮鸡蛋,走向炕边。笑着说:“二哥,我们生一堆吧”

#良颜##8.1# 爱国青年张良兴冲冲地闯进颜路的房间,兴高采烈的问他:“师兄,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颜路盯着张良摇了摇头。“八一建军节啊!我们该好好庆祝一番!说到底能有今日和谐社会都是中国工农红军的……呃,师兄你怎么把衣服给脱了,唔……真是个小妖精。”扒衣见君节的正确打开方式√

#蒙眼play#“子房,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说起来惭愧,近日为兄总觉得灵台不静,看不清自身内心的想法,我……”

张良闻言将手中书简放下,两眼一转心中便有了想法:“哦,子房倒是有一个笨法子,不知道师兄是否愿意一试。”

黑暗里,颜路被子房牵着不知道要带往何处。抚着双目上的红绸也不取下,问到:“这便是你口中的笨法子?”即便目不能视仍能察觉子房上扬的嘴角。

“这是自然,人有五感。人心中烦恼皆是由所看所闻所说而起。现下愚弟取红绸遮目,师哥看不见别的,只好看看自己的心。”

颜路弯着嘴角笑他:“尽是些歪理。”

不知何时张良停了下来,颜路心想这是到了目的地还是?也不知为何张良突然就松了手, 失了温度的手就这般孤零零的垂着。许久也不见有声响,颜路也不知道该不该把红绸取下,只能对着前方说:“别闹了。“

”呵。" 面前的人轻笑一声,颜路才惊觉原来他就站在自个跟前。就这么看着自己,像在戏弄他一般。顿时有些恼:"胡闹。"说着就要去扯眼上的绸子。

”别。“张良说着,身手敏捷的抓着了他作乱的手。 握着颜路的腰亲了下去。

松掉的红绸缓缓下落,鲜红尽退,之后皆是那人鲜活的眉目 。

一时间颜路又惊又羞,半天下来也只有红着脸叹了句:”你啊。”

END

#良颜##平行世界#张良站在研究所的天台,默默注视着那个想杀他的颜路被遣送回β线。伏念弹了弹白袍上的烟灰问:“不再考虑一下我的意见?洗脑很简单。”毕竟α线上的颜路早在两年前便病逝了。张良闻言愣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如果留下他,β线上的张良也会像现在的他一样寂寞吧。

#良颜##中元节快乐# 待你功成名就封侯拜相,我也在地府混成了个判官。到时候你若排队喝孟婆汤,我定给你插队的权利

#良颜##文革梗#那年之前,在银幕上风姿卓然温文尔雅的颜路,大江南北海峡两岸多少豪门闺秀热烈追捧。多年后再见他,已是颜老先生。只叹他今时今日孑然一身,终日和多年老友张教授煮茶对弈。新人不惧问他。他答:我曾绘过丹青拂过瑶琴,不曾搬运尸体,也没游过街被众人谩骂。那时只有一人在我身边。

评论
热度(22)

© 冷仔仔的阿佐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