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仔仔的阿佐佐

我这么懒…你就不要喜欢我了

【良颜】Pearl (r18 架空欧风? )p1&2


Part 1 狂风骤雨之夜
剧烈摇晃的船身让每一位乘客都苦不堪言。船舱内一阵鸡飞狗跳,受不起颠簸的人们不是抱着木桶呕吐,就是已经六神无主的哭了起来。求神的喊娘的,各种各样的语言搅拌在一块表达着统一的意愿:快让这该死的暴风雨停下吧!
一颗充满爆发力的苹果从甲板蹦上歪斜的老木桌,再一个蓄力转身撞向门柱糊了半边脸。然而这不屈的生命拖着残骸持续在碰壁、蹦跶。船舱之上水手们在船长的指挥下奔波劳碌,赤足所过的甲板纷纷扬扬落下尘土和木屑。
张良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周围的一切,冷静的躲过了飞来的水果刀。那把小刀出奇的锋利,竟如拆信刀划破纸张那般削断了几根飞扬的发丝。张良看向始作俑者,那个一头杂乱黄毛的青年握着削了一半皮的苹果相当尴尬的笑了笑。
“抱歉抱歉,手滑了。”
很快黄毛意识到在这混乱又嘈杂里船舱里,以他平时的声量对方很可能听不清。正当他鼓起胸腔打算吼着说,却见张良挥了挥手表示并不在意。这位富家公子哥范的作家总是不经意间出人意料。只见他径直走向竟还立得稳当的水壶前倒了一杯水。这让盗跖不由得在意起这个水壶来。眼睛滴溜溜的打量起这个毫不起眼的水壶。开始认真考虑起这个水壶的特殊性。
张良举着水杯穿过乱糟糟的甲板,距离很短却也不容易。此刻的甲板上堆满了物件,有些原本就在地上,有些则是从架子上从楼上掉下来的。随着船身剧烈的摇摆,不停的从左迁移到右,又从右在推回去。船外汹涌的海水不停的从门窗木板入侵,蜡烛早就被吹熄。乘客们早已停止尖叫,惶恐又安静的原地不动。累了又或者是在等待更需要歇斯底里发泄的时机。只有一个不知疲倦的黄毛,踩在滚来滚去的空酒桶上啃苹果。
张良站在缩成一团的颜路面前皱了皱眉。短短半个月的朝夕相处,让他们成为了朋友。虽不敢说他对颜路有多深刻的了解,但是这多少有些反常。这位温文尔雅的青年从他一登上甲板开始,就一直是温暖而坚定的。柔和而迷人的嗓音有着安抚的力量。在他介绍自己是一名音乐教师时,张良快速的接了一句:“这很适合你。”至今他都还在为自己的唐突感到冒失,而颜路听了却很高兴的样子。颜路是个很渊博的人,他的知识并不止于音乐方面。这让对世界充满好奇和探知欲的小说家非常乐意与他交谈。而颜路也对张良异想天开的想象力和稀奇古怪的经历很有倾听的欲望。这并不是假装出来的。
如今颜路这幅苍白无力的样子让张良突然意识到他们才相识两周而已。他伸出手去把缩成一团的颜路扶起来,却发现青年十分警觉的一怔,似乎有些抗拒。张良不由得松了手,将水杯递到颜路手里。凑到颜路耳边说:“喝点水吧,你会感觉好一些的。”
颜路还是有点傻愣愣的,好一会才露出一个感激又僵硬的笑容。他举着晃荡的水杯,嘴唇动了动。低下头去轻轻抿了一口。
而这对能够读懂唇语的张良来说这并不难解读。
他说:“我需要的不是这种水…”
tbc

Part 2 深不可测之海

他在观察船上每一个人。正如其他人或多或少对他流露出的探究目光。只不过他做的很自然,也很自信。在目光对视的那一刻都先他仓皇而逃,从而不曾发现他的举动。烛火灯辉在他年轻英俊的脸庞上跳跃。一连串繁复华丽的线条从笔尖流淌而出,顺着纸纹勾勒着唯有他一人知晓的秘密。
为了写作张良时常四处旅行寻求创作灵感与激情。为此他去过非常多的地方,和陌生人交流起来总能找到话题。只不过一遇上四海为家的盗跖,两人交流起来就变成总也说不完的话题,看起来像是一对结伴同游多年的兄弟。由于盗跖小伙平易近人的外貌精神,很快与船员们打成一片,在他的协助下张良格格不入的外貌也很快就被忽略了。
然而终日浸泡在美酒歌谣中的话语也只有诸神才知道这当中有几分真假。张良听他们绘声绘色地描绘着海怪的狰狞和不可名状的恐怖,仿佛他们都曾面对过抗争过那些一个喷嚏就能将海洋搅得天翻地覆的怪物。有不少水手甚至指着身体上的疤痕表示这是与某某海怪殊死搏斗后留下的痕迹。但是当张良问起关于人鱼的事时,没有一个人遇到过人鱼。
这是一个美丽的种族,有着迷人的歌喉,美好的脸庞,海藻版飘逸柔滑的秀发,仿佛上帝的杰作。但是,每当船只经过传说中人鱼的栖息地,船长都会吩咐船员堵起耳洞,在船头骂骂咧咧:“臭小子们,这声音源于天堂,也会送你们上天堂。老子付了工钱可不是让你们急着送死的。扬起帆来,都给我麻利点。”
张良笑着问一脸凝重的船员:“这么说来人鱼和海妖有什么区别呢?”
其中一个看上去十分稚嫩的新手耿直答道:“若真有传闻中的这么美,死了也值得。”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老人狠狠敲了脑袋。很快又笑骂成一片。
回客舱的路上,盗跖歪着头朝天空眨眨眼睛嘲弄道:“就他们身上那一点点小口子,谁知道是不是切鱼切的。”
张良笑而不语。
“不过听他们说起关于美人鱼的故事,倒是有趣的很。说起来《海的女儿》还是小爷的童年阴影,完全没有顾及小爷幼小的心灵,直接悲剧了。亏我小时候还梦想拯救一个愿意为我成人的贤惠鱼姑娘呢。没想到她们在海上传说中如此彪悍。”
“确实是些很有趣素材。”张良满意的勾起了嘴角。
“不过”,盗跖坏笑着拍了拍张良的肩膀说:“比起故事来还是与颜先生相处更有趣吧。”
张良躲开盗跖的毒手,微微一笑:“这我就不能赞同了。”
“噫?”
张良望着夕阳中波光粼粼的海洋,柔和又宽广的波纹给他熟悉又温暖的感觉。他解释道:“人鱼是非常有趣的写作素材。而颜先生可不算不上是个风趣的人。”两者有十分明显的差别。
对此他却不愿意多做解释。
只不过他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直面令他倍感有趣的美人鱼。
tbc

😂希望我能坚持写完这个短篇

评论(3)
热度(11)

© 冷仔仔的阿佐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