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仔仔的阿佐佐

囤货地,良颜本命,沉迷金光…不会画画

【良颜】纯情校花俏总裁 2.

2.坚决不领总裁剧本的女神

盗跖被揍傻了。被新鲜出炉的校花怒火虐得体无完肤。当时他正在信息技术院里忽悠小学生天明未来报考IT专业,快忽悠成功的时候被张良从学院一路追杀到食堂。在食堂庖叔欢快的“少年人就该多动动!才能多吃饭!”背景音下,盗跖被迫签下了一个月饭票+人力洗衣机的丧权辱国协议。垂头丧气的回到学院后竟发现天明居然被隔壁AI系的班老头忽悠跑了!
气得盗跖仰天长啸:“什么清纯校花嘛!哪有这么暴力的校花!”
抱着肚子蹦回宿舍后,盗跖苦兮兮的撩着上衣对着穿衣镜照,小麦色的皮肤看上去还挺健康就是瘦点。随便按了下肋骨,妈蛋,怎么哪都疼!盗跖不怕死的戳戳肚皮戳戳腰,结果疼得花枝乱颤的。
刚从外边回来的墨鸦把这抽风的一幕看在眼里,倚着门框调笑:“以我们同居三年的友谊,我也只能给你这身材打1分。”
盗跖熟练的对着镜子翻了个白眼:“谁稀罕你打分,古温滚。”
跟着墨鸦后脚进来的白凤可就没那么温柔了,不轻不重的给了盗跖背上一巴掌,反倒被肩胛骨扎了一手:“肉都白吃了。”
盗跖被扇得一蹦三尺高,不等白凤皱眉,他自己先解释了:“老张的室友全是暴力分子,不是打架斗殴被记过,就是拳击社的八块腹肌。以至于他为了提升存活率,愣是把自己练成了李狗蛋。而且你们也知道这人老阴险了,又是学医的。打人疼得厉害还看不出伤来!奶奶个腿!小爷要去找女神拍个x光看肋骨裂了没。我又有借口去看她啦!”
白凤一脸看傻子的表情,被揍了你还这么高兴是吧。就是活该被揍。堵门口的墨鸦做了个请的动作,傻子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看着就心里有火。
盗跖同学很上道的拎了美食去给医学院的两学霸送温暖。暴力开门瞬间,食物温暖美妙的气味太过于强大抚慰了暴走的情绪,以至于张良都没好意思瞪打断思路的盗跖。更何况盗跖同学还很狗腿的说:“你脏衣服放哪啦?吃饱饭了小的给你洗。”
吃人手短的张良拿上晚餐消失得无影无踪,绝不让电灯泡的任何一丢余辉照射到热恋中(起码单方面)的人儿身上去。毕竟管吃的就是爸爸。
在走廊长椅上吃东西的时候,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
莲:周末有空吗?有空就回来一趟。
张良撑着下巴想了一会,回复:这周没有,下周回去。不要太晚回家,不安全。
犹豫了一会又把最后一句删去了。才刚点完发送,盗跖就紧挨着他坐下了。张良暗自嘀咕,今天转性了,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他也懒得问,反正以盗跖的性格一脸苦大仇深的坐旁边,就是要倒苦水的意思。
“我觉得,蓉姑娘有心事。”
“嗯?”
“可是,她根本就不会告诉我。”
“嗯…其实以她的性格,她对谁都不会说吧。”
“我知道!但是我心疼!”
“…………心疼,那就化心痛为劳动力吧。”
“诶???”
于是乎盗跖领了一堆脏衣服回宿舍洗刷刷去了。盗跖看着脸盆里这小山一样的衣服默默无语,这怎么看起来像有预谋的。是把什么压箱底的都挖出来了吗?!
像是有心电感应似的,一条及时的短信发了过来:“只要时机成熟,她一定会对你敞开心扉的。”
惊得盗跖同学疑神疑鬼的环顾了下四周。靠!要不要怎么灵啊!最终他傻愣愣的盯着脏衣服,认命的搓起来。幸好张良还比较厚道没让他洗袜子内裤。可这世界上就是有对比才分辨得出谁比较善良。一点都不善良的白凤看到室友在洗衣服,就一股脑的把自己的全扔了过去。盗跖捏起这死骚包的黑色内裤朝白凤脸奋力扔了过去:“特码的死鸟,内裤自己洗!”
白凤从善如流:“成交,内裤我自己洗,剩下的交给你。”
气得盗跖要掐死他:“明明你这种女人脸才更适合洗衣服吧!”
“敢这么说。你胆子不小啊。”
“喂!你干嘛你!”
……………
盗跖同学鸡飞狗跳的生活依旧在持续。
而另一方面果然如张良所言,时机很快就成熟了。只不过当初张良开预言术的时候存粹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完全没想过生活和内心同样平静的自己会当一把故事的男主角。
由于盗跖的专业本质就是只要有电脑就可以。他一般都主动来医学院陪两位大神做研究,还可以同时做自己的功课。
这一天,吃吃喝喝三人组喝着奶茶忙里偷闲的聊着天。端木蓉一向话最少,但都一般语不惊人死不休。看得出她在内心的一番纠结下,吐露了近日来心情郁结的原因:家中长辈在给她安排相亲。
盗跖的反应非常夸张,直接把奶茶杯碰倒了:“什么?!?!”
张良一边擦桌面上的奶茶一边提出自己的疑惑:“相亲而已,又不是逼婚。大不了敷衍过去。你的烦恼不单是这么简单吧。”
端木蓉苦恼的叹了一口气:“不,我的烦恼就是这么简单。不简单的是男方的背景…”
盗跖紧张的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叔叔阿姨他们要让你嫁给老头子?!”
“年纪是差了几岁,但也还在接受范围内。家中不少长辈和他有生意上的来往。之前是因为他主要负责在海外发展,国内不是相同领域的基本没听说过他。据说他人品样貌也属上乘,低调不张扬。反正我现在每天被亲戚们花式洗脑,这么不接地气的总裁人设我都快接受了。”
张良想了想觉得主要矛盾还是在于端木是个重亲情的人,由于相亲对象听上去无错可挑,端木就认定了自己辜负了亲人的好意。但是去相亲又不是自己可以妥协的结果。他又问:“既然把人说的这么优秀,怎么这个年纪了还要通过包办婚姻来解决人生大事?”
盗跖焕然大悟脸:“莫不是有什么隐疾?”
“比如说?”
“比如说ED. 0.GAY.家暴倾向,不孕不育,生不出孩子,找同妻!”
张良端木二脸懵逼。
张良:“其实男性生子这项技术在不久的将来是可以…”
“啊啊啊!打住!我不听你科普。蓉姑娘你可千万不能去啊!”如果盗跖能抱住端木蓉大腿,他可能死都不撒手了。
端木蓉挤出一丝苦笑:“我就是不想去嘛。”
且不说她要专注自己的学业事业,这种霸道总裁型根本就不是她的菜啊。
TBC
下章路路就差不多可以出场了…

评论(4)
热度(13)

© 冷仔仔的阿佐佐 | Powered by LOFTER